安诺7878

一条爱冒脑洞的咸鱼po主,目前蹲宝石,全职和底特律

【冬巡】林中水仙



“你想吃什么?煎鲑鱼还是……呃,还有玉米片和一点培根……”


刚刚从浴缸里出来的男孩裹着他的衬衫坐在椅子前,用浅色的眼睛望着厨房里打开的冰箱。衬衫太宽大了,倒像件罩衣,领口垂得老长,露出精瘦的象牙白胸膛,水珠顺着他膝下的小腿滴滴答答,湿漉漉的脚趾在两只大大的蓝色拖鞋里晃来晃去,像两只小船。


以他的毛手毛脚,从来没有想过照顾什么生命……但现在,他拥有了一个来自传说中的生物,而且是用浴缸养着…


——想写就写一点《林中水仙》片段

2018-12-13

【呓语】月亮和守塔人

——

——

致守灯塔人:

已经离开你所在的方位五十一天。

现在我正穿越传说中波涛汹涌的德雷克海峡,蔚蓝色的冰山漂浮在我身边,这里的海水寒冷而深邃,育养了无数海胆和磷虾,滤食的鲸伴随着虾群游徙,喷出高高的白色水柱。

这里的海域是多雾的,海雾太大了——很多时候,我的光照耀不到颠簸的帆船,桅杆的尖上没有旗子飘扬,没有夜晚醒着的水手在轻轻地为情人唱歌。我照耀着高大的黑色邮轮,一座不夜的灯火辉煌的城市,一座漂浮着的巨型堡垒。年轻的女子斜倚在玻璃舷窗前,白色的头纱,透明的手套,胸前插着一朵紫罗兰——大提琴与小号整晚地歌唱——我正越过他们的头顶向西边去,越过年轻和年老的大洋,白色的水鸟将迁徙的一群...

2018-12-10

【冬巡】Good night

“晚安,我爱你,我的小南极石,要和我说晚安吗?”

“那是小孩子才会说的吧,不要。”

他看着被角拉得整整齐齐、只冒出一个雪团般头发蓬松的脑门的孩子,不禁在心底笑出声来。

“怎么啦?之前不是和金老师都亲亲热热的嘛……还是说……不喜欢我吗?”

“哼。”

“我现在有点难过了。”法斯一本正经地说,“那我真的走了……啊……”

他慢慢地往门边挪动,孩子一眼都不眨地盯着天花板。

“……你这孩子怎么这个样子嘛……”

法斯有些丧气。

“那明天见咯,我们明天去植物园。”

他轻轻地哒地一声摁灭了室内灯,蹑手蹑脚地掩门。静谧黑暗中那孩子银白的发梢像夜色里晶莹的一点雪。

就在退出房间的一步时,他听到...

2018-12-09

我总能完美地在地铁上和恋人们凑巧站在一起。


上次是一对百合妹子,一个帅一个甜,互动柔情缱绻令人潸然泪下。


这次是一对跨国情侣,歪果仁小哥哥一头漂亮卷发,超大眼睛和浓眉,睫毛精,标准的高鼻深目,女友是温柔学霸长相的妹子,戴着副眼镜在刷手机,小哥哥不时低下头凑着耳语,撩。

2018-12-09

教育学使我快乐,终于有名正言顺做学生的机会了……学习真快乐……今天我不是老师,我只是一心扣响知识大门的学生。

2018-12-07

我明天即将去人家学校见三年没见的高中老同学,我窥测了一下她的空间,想想要不还是化个妆吧……

2018-11-24

那啥,删个文,懂。

2018-11-23

猫头鹰在路上

我和我的同学们,十一二岁的时候看HP,有那么大半年我们真觉得万一霍格沃茨会派猫头鹰来呢?不瞒各位,我还拿筷子练过漂浮咒。

而且那时学校体育馆窗台上真的时常会有一只呆萌的小猫头鹰在那儿扑腾。就跟罗恩的那只一样呆呼呼的只有一只拳头那么大,可以捧在手心里,野生动物,我们没敢打扰。

这家伙真的是送信来得么

有的同学一直等到自己中考的前一年,有的每年九月都开玩笑似的质问猫头鹰为什么迟到,大家看了哈哈一笑。

我记得仿佛是大一开学的时候,这帮人集体发了个说说,用自嘲的语气说,对不起,我就要去大学了,可是霍格沃茨还是没有录取我。

毕竟已经不年轻了啊!

然后时不时还有人宣布自己没有被录取是因为那个谁...

2018-11-20

小说版的小天狼星布莱克是我的童年男神。他又美又拽,灿烂得像命名他的那颗星。詹姆波特和他,一对放肆的少年,骑着魔法摩托车大笑着飞过夜空。他是仰天大笑出门去,半生沉沦孤零人。他一直帅到死——连告别都是随风而逝

想当年大概霍格沃茨的女生们都以爱慕这个男人为荣,直到她们成为各家的主妇,在冒着热气的汤锅前抬起头来听到丈夫拿着报纸大声朗诵那个危险杀人犯的名字,愣愣地失手丢了手中指挥刷锅碗瓢盆的魔杖,落入泡沫和油垢浮动的水池,溅污了不再年轻娇美的容颜。

她也许会成为沉默的一员,双手交叠在膝盖前聆听着种种关于他的议论;她或者咬牙切齿地咒骂,或者轻蔑地冷笑;颤抖的苍白脸孔,手里捏着一枝干枯的玫瑰,却找不到任...

2018-11-18

那年碧绿的小宝石还年轻,那时的她跟在你的身后做你的小麻烦,那时的你走在前面高挑的身影,那时我问,安特库琪赛特,什么时候我能长大,而我长大后的光景竟是那样飞快而缭乱,你的身影,我的世界,无处寻觅,无处不在。

2018-11-15
1 / 41

© 安诺7878 | Powered by LOFTER